朝鹤

#杀破狼cos正片预告#

有人心易变,三头五年就面目全非;也有人心如止水,十万八千里走过,初心不改。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长庚 cn顾书年
顾昀 cn朝鹤(原po)

摄影 cn洛洛
后期 cn西瓜
妆面长庚自理
顾昀妆娘cn漠韶黎
拍摄地点 北京大观园

微博指路:湮玖同学

#曦瑶r18 忆

这是一个刀子和糖都有滴故事

应该不是be8我也不知道看我心情写(??)

肉够您吃您放心。

设定是假如金光瑶并没有死掉。

避雷。

ooc我的。

金光瑶没眼睛了。

被囚禁了。

前半段会虐后面好一点。

————————————————

今天是金光瑶被囚禁的第三年。

当日观音庙一役,蓝曦臣并没有插中他的要害。

而他承认,自己也不想与蓝曦臣同归于尽的。他想让蓝曦臣好好活着。

因为他明白,他 是喜欢蓝曦臣的……。

可是他们的距离,太远了。

对外却声称敛芳尊已死,众人都在拍手称好。

魏无羡也仿佛看到了当年被世人所唾弃的自己。

呵,还真是墙头草两边倒。

可又有谁记得金光瑶胜任仙督之位时带来的功名呢。

当日往后,金光瑶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他是被一盆凉水泼醒的。

当日只见聂怀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独臂被吊着失去知觉。

整个人也浑浑噩噩的。

他除了能瞪着聂怀桑,已经什么都干不了了。

聂怀桑说,是蓝曦臣亲自把他送到这里的。

他还说,蓝曦臣说以后自己的生死与他无关,既然杀了人,那就要一命抵一命。

金光瑶这才发现自己有多可笑。

一厢情愿。

有始无终。

当日聂怀桑嫌他瞪着他,便活生生的剜下了金光瑶的双眼。

自此,他便再也不见天日。

每日的饭菜都能吃饱,聂怀桑让他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却还要每天折磨他。

而三年以来,蓝曦臣没有来过一次。

不过也无所谓了,不是吗。

金光瑶也不愿意他的二哥……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

“嘎吱”一声。

地牢的门被推开了。

金光瑶被吓得一个激灵,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却扯到了今日刚被聂怀桑留下的鞭痕,吃痛“嘶”了一声。

来人没有说话。

金光瑶更害怕了。

他开口试探道:“聂…聂怀桑?”

来人依旧没有说话。

金光瑶倒是更加确定了是聂怀桑。

轻声道:“今日的鞭刑不是结束了吗,我们说好的,一日一次,太多次……我受不住。你也知道,我现在瞎了,什么都看不见,我的世界也已经没有一点光亮了。聂怀桑——够了吧?”

金光瑶自嘲一笑,接着道:“也是,我杀了你大哥,杀了那么多人,也算是罪有应得。你若想继续……那就来吧。”

金光瑶的眼睛上蒙着白绫,看不出任何表情。

沉默了一会儿,只听来人道:“这三年…你一直在这吗。”

……金光瑶怔住了,这个声音……是蓝曦臣啊。

金光瑶更确定了。

随后发了疯一样的捂住身体,把脸埋到腿间,哆哆嗦嗦道:“不要……二哥……二哥你不要看我……求你了……我不能让你看到我这幅模样……”

蓝曦臣皱眉,拉过金光瑶,抬起他的脸,只见白绫已经被血染红了,这个情况……是没有眼珠的人才会发生的。聂怀桑当真这么狠心?

蓝曦臣眉头锁的更重了,他发现金光瑶的右臂是空的。

是那时……

蓝曦臣也不顾金光瑶的挣扎,“唰”的一下扒开了金光瑶的里衣。

只见金光瑶那白净的皮肤已经不在了。

身上遍布的都是新新旧旧的伤痕。

真的算是……面目全非。

金光瑶被蓝曦臣这一动作吓得一哆嗦,上前紧紧握住他的手,道:“不要……”金光瑶还在用双手去挡他的眼睛,刚要伸手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再是双手了啊。

金光瑶的白绫已经被彻底染红了。

蓝曦臣抚上金光瑶的新伤,哑声道:“疼吗。”

金光瑶听到这一声,反而平静了下来,独臂锤道一旁,冷声道:“说不疼,那是假的。三年,日日夜夜。我每天被凉水泼醒,醒了就要被打。日日夜夜,那个被盐水浸泡过的鞭子抽在身上你知道多疼吗?可笑的是,聂怀桑从来不会叫我死。他就要看着我的尊严一点一点被他践踏。”

“而这一切,都是你。蓝曦臣,你凭什么对我许了诺之后转身跑掉——你他妈凭什么?”

金光瑶终于忍受不住,又哭了起来,血再次染红了白绫。

“我把你认做全世界,而你呢,你把我当做什么,你倒好,亲手把我交到聂怀桑这里,一命抵一命?三年了蓝曦臣,没日没夜的折磨我受够了!欠你们的我也都还情,放过我吧,好吗。从今往后,便两不相见吧。”​​​

蓝曦臣似是被这句话气到了,眉头再紧。

用朔月斩断了拷着金光瑶的脚铐,伸手一揽,便把金光瑶抱了起来。

金光瑶全身上下已经没有多少肉了,所以很轻。

蓝曦臣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他抱了起来。

金光瑶一惊,挣扎道:“蓝曦臣?!你放我下来!”

蓝曦臣不睬,一脚踹开地牢的门将他抱出清河。

————————————————————
有刀子并快乐着。
还是老样子 肉微博走。
评论放链接。
快来关注我微博鸭!!

一波魔道滴预告
————————————

姑苏
忘机琴
春心暗动
云深不知处
玄武洞两相依
谁料遭世家横祸
穷奇道凶尸催声声
无可奈何欲将一人藏
乱葬岗围剿问灵十三载
献舍禁术招魏婴老祖
再生世人皆斥我恶
恩怨随风散去
天天即天天
眉间温情
陈情笛
夷陵

——————————————
cn表
魏无羡:六半
蓝忘机:湮玖
摄影:洛洛
后勤:路远 墨月 苏醒
地点:帝都紫竹院
——————————————
感谢摄影还有所有后勤陪我和老婆喂了一晚上蚊子!!!!
我爱你们!!!!
在老福特也发一波丑照叭。

!!!!

有小可爱私信我想看虞夫人江枫眠的r18……
我……
我写完了但是女A男O怎么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看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我就发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瑶薛后续生子 糖糖糖全是糖

这是个小甜饼后续(:з」∠)_就不放微博啦 直接看就好(:з」∠)_ 屏蔽的话我再放微博
严重ooc 含有金光瑶为薛洋自我断指的情节 请避雷。 ——————————————————————
薛洋怀孕了。
说来也怪,金光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
“喂,”薛洋踹了金光瑶一脚“你什么态度啊。”
而金光瑶则是气定神闲的回答:“就是知道了呀。”
“……滚!”

接下来三个月,不论金光瑶如何敲门薛洋就是死活不肯开。
他是真的生气了。
好歹肚子里这个也是他金光瑶的种,他就这么无所谓?
“啧。”
薛洋越想越生气,干脆不想。
睡觉!

丑时。
薛洋睡的好好的,突然感觉有什么人窸窸窣窣的上了床。
薛洋刚想挥拳,就被人紧紧抱住。
薛洋这才看清,原来是金光瑶。
“操,”薛洋骂了一句“你他妈放开。”
金光瑶抱的更紧了:“都当娘了还这么小孩子气。” 薛洋脸色一黑,开始掰金光瑶的手:“你少废话。反正你也不认他是你的种,过两天摘了得了。”
金光瑶一顿,脸色突然阴的可怕:“薛洋,你再说一遍。”
薛洋一脸无所谓,又重复了一遍:“我说,反正你也不认他,过两天摘了得……唔……”
薛洋还没说完,金光瑶就直接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下去。
这个吻略带惩罚,似是要把薛洋咬碎一般,不一会儿就染上了血腥味。
薛洋可能是也感到了痛,开始推搡。
而金光瑶则是紧紧握住薛洋的手,捏的有些发红。 “唔……” 直到薛洋感到喘不过气,金光瑶这才放开。
“你……发什么疯?”薛洋不满道,双手被金光瑶锢,无可奈何。
金光瑶盯了薛洋一会儿,终是放开了手。
薛洋不解,只见金光瑶已经坐了起来,道:“我难么平静是因为我早就知道地坤发情时受孕几率高,所以没什么惊讶的,这些天我一直敲你的门是因为我想把这个给你。”金光瑶从身上拿出了一个荷包,而荷包里装着的居然是一根断指!
薛洋惊愕道:“这是什么?!”
金光瑶笑了笑,轻声道:“你总是说,你的手指因为缺了一根没有我的好看,常常为此难过,我又怎么能让你难过呢,就把自己的割下来啦。这样你就不会难过啦。”
薛洋听完先是一愣,随后不知怎的,眼泪便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金光瑶!你这个笨蛋!”薛洋轻轻锤了锤金光瑶的胸口:“你凭什么擅自做决定!我知道有多痛啊!”
金光瑶将薛洋搂紧了一点,安慰道:“没事的,都已经这么久了,伤口早就结痂了。”
薛洋早就泣不成声,回报住金光瑶:“你…对不起…对不起…呜…对不起金光瑶…我一定会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们要一直在一起…你保护我…我保护你…呜…”
金光瑶捏了下薛洋的鼻子:“傻瓜。”
“我一辈子不会离开你的。”
“好。我也不离开你。”

想看糖的到这就止步了!!!!
——————————————————————

后来一切都是虚妄。
再也没有人踹摊
再也没有人付钱。

72颗桃木钉
钉死了他的来世路。

阎罗殿内
二人又道一句“好久不见。”

#追凌r18 君子如兰 思之可追#

额啊啊啊啊我终于不开邪教了(:з」∠)_
为了开车而开车
ooc我的
是个cao人不成反被cao的故事。
前面铺垫写的跟少因为就想看他们上床。
照样肉走评论走微博(:з」∠)_
lof被屏蔽太多次了我的妈。。
刀子里面裹得糖 最后HE还请客官安心食用~
我可能真的天生适合开车。。。
下一个想写桑仪你们觉得呢!!!!
想看啥都下面评啊评
好了就这样下面是正文!!! ——————————————————————— 蓝思追要成亲了。
金凌自从登上金家家主的位置,已经很少像以前一样牵着牵着仙子和蓝景仪蓝思追整个云深不知处的瞎转悠了。
说到底金凌也只是个刚刚及冠的孩子,每天忙着兰陵金氏的事情要忙到几乎半夜才能歇息。
但是他对蓝思追还是一如既往的感情。
他是喜欢蓝思追的。
只是一直不敢表明那份心罢了。 金凌连夜赶到姑苏蓝氏,一路紧赶慢赶,终于翻墙来到了姑苏。
金凌走之前找魏无羡要了一瓶春药。
反正蓝思追也要成亲了,倒不如先破了他的身再说。
毕竟……他的道侣又不是自己啊。
金凌来到了蓝思追的房前,见里面还是亮着灯的,他就知道蓝思追一定还没有睡。
金凌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只见蓝思追坐在桌前,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蓝思追察觉到了身后有人,一下子站了起来:“什么人!”
看到是金凌后愣了愣,随后才反应过来。 “如兰……?怎么是你?”
金凌握了握拳头,直接切入正题:“蓝愿…你要,成亲了?”
蓝思追呼吸一滞,随即尴尬一笑道:“是啊。” 金凌抓住衣角,颤声道:“那你就……从来没想过我?” 蓝思追一怔:“什么……?”
蓝思追可以感觉到金凌整个人都在颤,金凌低着头,看不到任何表情,只是轻声道:“你就真的,从来没喜欢过我吗……?”
蓝思追呼吸又是一滞,窘迫道:“如兰,你…你在说什么啊……”
金凌终于抬起头,只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泪已经流了整张脸:“你别装糊涂!蓝思追,你就真的从来没喜欢过我吗!!”金凌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见蓝思追还没有动作,便打开药瓶将药含在嘴里,对着蓝思追的唇,吻了上去。
蓝思追怔住,不知道手往哪里放,而金凌则是扣住了他的后脑勺,将药送进了他的嘴里。
蓝思追似是感到金凌送了什么东西在他嘴里,但是又怕伤了他还是任由金凌送了进去。
蓝思追咽下后,金凌才松口,唇舌相连的银丝在空气中摇摇晃晃,最后断掉了。
蓝思追呕了呕,发现根本呕不出来,质问道:“如兰!你给我吃了什么?!”
金凌毫不在意道:“你都要成亲了,我自是要送你一份大礼的。”
“什么?”
“不知……蓝公子觉得我如何?”
下面肉走微博链接(:з」∠)_ ——————————————————————— 啊感觉写完肉全身虚脱。

我靠三点了我死了勿念。

#邪教cp(拆原cp)羡澄 江沉晚吟时#羡澄r18

看标题。拆了原cp。 因为太喜欢云梦双杰了!!!!!!!!!! 肉的微博链接放评论啦。 ——————————————————————
魏无羡肩上背着江澄。
原来,他被温逐流化丹是为了引开追赶自己的追兵……
原来,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他也什么都不肯说…… 剖去金丹虽疼,但是化丹更疼。
魏无羡一路把江澄背到了莲花坞。
一路上他什么都没有说。
金凌看到江澄这样差点跟魏无羡扭打起来,幸亏有蓝思追在旁边劝架才拉住了金凌。
魏无羡将江澄平放在床上,端起蓝思追盛给他的一碗莲藕排骨汤,一点一点的喂进江澄的嘴里。
“咳、咳咳…”江澄轻咳了两声。
魏无羡立马将他扶了起来:“江澄?江澄你怎么样?”
江澄悠悠转醒,却发现自己躺在魏无羡的怀里,一下就崩了起来,推开魏无羡:“魏无羡?!你怎么在这儿?!”
魏无羡被推倒在地,也不恼,拍了拍尘灰,站了起来:“没有我一路背你你能回莲花坞?”
江澄一听到是魏无羡一路背着他回到的莲花坞,一下就怒了,嗔道:“你!滚,别让我在莲花坞看见你。” 魏无羡皱眉:“你要赶我走?”
江澄不再理会,闭上眼侧过头去:“别让我说第二次。滚出莲花坞。”
魏无羡右手团成拳头,颤抖着上前揪起了江澄的衣领:“滚?我一路把你背回莲花坞,你醒了就让我滚是吗?”
“不然呢?!”江澄也怒了,只是碍于伤口没法太大动作,抓住魏无羡揪着他衣领的手:“你还要我怎么做?难道要把一个害了我全家的人留在莲花坞吗?!魏无羡,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留在莲花坞!”
“那你凭什么不告诉我你化丹是因为帮我引开了温家的追兵?!!”
江澄一愣,但是随即恢复了正常:“都已经不重要了!魏无羡,我现在,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有的话——只能是仇人。”
————————————————————
我靠终于写完了!!!!我爱云梦双杰一辈子。是个小破车

#瑶薛r18 牡丹花下死#

是一个突发的灵感。
ooc是我的。有点严重。
就是想看薛洋被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乾=A 瑶
中庸=B 伪洋
地坤=O 洋
这是一个爱装B的O的故事。
——————————————————————— 日升三竿。
薛洋还是照往常一样以客卿的身份坐在金麟台。 这么多年来他都在以中庸的身份示人,就连金光瑶也不知道——他是个地坤。
可偏偏最要命的是,现在他的抑制剂用光了,还到了发情期。 昨夜本是想着偷溜出去去买些抑制剂来,可谁知半路上金光瑶却请他小酌几杯,喝着喝着就不省人事了。
早上起来才想起来自己的抑制剂没有了。 可偏偏这金麟台大部分都是天乾,有地坤,但也只是少数。 所以并没有备着抑制剂这种东西。
“妈的。”薛洋骂道。
索性把门一关,蒙在被子里,不看不听不说。 好好熬过这段发情期。
可他妈的造化弄人。
“薛客卿——” 屋外传来金光瑶的声音。
“操,怎么这个时候……”薛洋摇了摇头,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继续窝在被子里。
“薛洋?”
不听。
“成美?”
不听。
“那我进去喽。”
不…
“别!”薛洋吼了一声,
“你别进来!” 金光瑶推门的手一顿,随即还是打开了门。
金光瑶两下走到床边,掀开被子:“怎么叫了你那么多次你都不……”
金光瑶愣住了。 只见薛洋面色潮红,眼神迷离的望着他。
“你是……地坤?还他妈的发情了?” 薛洋勉强靠着床头站了起来,喘声道:“老子是中庸。”
金光瑶嗤笑:“中庸?你见过哪个中庸发情期的时候抖得腿都站不直。”
薛洋差点被气冒烟:“……他妈的小矮子!”
薛洋执起旁边的降灾就砍了上去,奈何发情期一点力气都没有,一下子就跌到了金光瑶的身上,降灾也掉到了地上。
在金光瑶眼里更像是……投怀送抱。
“成美这就等不及了?”
金光瑶坏心眼的在薛洋的腰上掐了一把,薛洋立刻就软了下来。轻喘的依偎在金光瑶身上。
“嗯…小、小矮子…你可不可以 不要告诉别人我是地坤的事情……”薛洋轻声道。
“唔,那成美打算怎么让我封口呢。”金光瑶轻轻一笑。
“我……我不知道。”薛洋回答。
“那……不如把你自己作为“封口费”如何?”金光瑶在薛洋颈肩蹭了蹭,坏心的在他颈上咬了一口,是甜的。原来成美的信息素是糖。金光瑶想着。 “好。”
金光瑶还没反应过来,只见薛洋一下子吻上了他的唇,瞬间口中弥漫着糖的甜味儿。 金光瑶睫毛动了动,扣住薛洋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二人一路跌跌撞撞的扑倒了床上,金光瑶将薛洋压在身下,道:“怕吗。”
他几乎是用了肯定句。
“怕……怕疼……”薛洋委屈的看向金光瑶,那个眼神……真的想让他把身下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狠狠贯穿。
金光瑶吻了吻他的眉心:“乖。不疼。” 说完,金光瑶开始一件件褪去薛洋身上的衣物,不到片刻薛洋就被金光瑶扒了个精光。
身前的性器微微挺立,还渗出些许淫液。 金光瑶握住薛洋身前的性器,慢慢的撸动起来。右手也不停着,开始仔仔细细的给薛洋扩张。 异物的侵入感让薛洋十分不适,这辈子他连自渎都没有过,更别说被人压在身下以这种羞耻的姿态使自己暴露在对方眼下,毫无遮拦。
“嗯……”薛洋轻哼一声。 薛洋的性器已经抬了头,金光瑶又快速的撸动了几下,薛洋终于忍不住泄在了金光瑶手里。
“唔……”太他妈羞耻了。 薛洋心想。 金光瑶的手指已经加到了第三根,薛洋见他还是迟迟没有动作,催促道:“小、小矮子……你快点儿……” 金光瑶轻笑,三指随意抽插了几下,便拿了出来。 褪下最后一丝遮拦,性器“啪”的一声打在薛洋的腿根上。 薛洋看到这性器被吓得一激灵,小矮子是吃什么长大的?牛鞭吗?这玩意儿进去他的半条命都得搁这。
“成美,我要进去了。” 金光瑶不等薛洋反应,便一点一点的挤进了后穴。 比手指大了不止一倍的东西闯入了薛洋体内,仅仅是头部便疼的他直吸冷气:“疼……” 金光瑶被夹得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安慰道:“乖,马上就不疼了。”
金光瑶又推进去了几分,薛洋咬牙,攥着床单的手指已经发白。
“不要了…小矮子你快出去吧…”
“小…矮子?成美还是学不乖呢。”
金光瑶刚说完,就整根没入了薛洋的体内,疼的他生理泪直飙。
“啊!呜呜呜…你、你明明说不会弄疼我的…嗯啊…”
薛洋双手环住金光瑶的背,在上面留下了十道抓痕。 “是成美犯错在先的呀。”
“胡、胡说…!我没有、我没有犯错……”
金光瑶一笑,索性埋在薛洋的身子里,迟迟不肯动作。
“我没记错的话,成美刚刚叫我小矮子?”金光瑶问到。
“……因、因为之前一直都是这个称呼啊!” “哦?”金光瑶抿嘴“换个称呼吧,以后……称我夫君如何?”
薛洋怒瞪了金光瑶一眼,将头偏了过去:“不要。” “这样啊。”金光瑶一笑,“拿你今晚别想射。”
话音刚落,金光瑶就毫不怜惜的在薛洋体内横冲直撞,顶的薛洋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嗯啊……” 擦过某个点的时候,薛洋的呻吟突然拔高,金光瑶便会意,连续朝那个地方撞击了数十下。 “金、金光瑶…你、你混蛋…!你给老子轻一点…!”
金光瑶不理 反而变本加厉的抽插起来,将薛洋的腿打开到最大。
薛洋羞耻极了这种事情。
自己的双腿被金光瑶掰开,还是被摆成了W的形状,而金光瑶的性器在他身体里来回驰骋冲撞…… 金光瑶手上也不闲着,又握住薛洋的性器,上下撸动。
“啊哈…金、金光瑶…我不行了……”薛洋的性器微微颤抖,马上要泄出的时候,金光瑶却用食指堵住了马眼。
“金光瑶?!”薛洋羞愤。
而金光瑶则是在薛洋耳边轻声道:“我说过的呀,你不说出来,就别想射。”
不让射也就罢了,可金光瑶身下的动作却是越来越猛烈。
薛洋憋的双眼通红,满脸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 “金光瑶…给、给我吧…”薛洋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哭腔。
“薛洋,我要你好好看清楚,到底是谁在操你,嗯?薛洋,我是谁?”
薛洋也是没了意识,被顶的说出来断断续续:“是、是孟瑶…是我夫君…!”
金光瑶听到满意的答案,松开了堵着薛洋的食指,精液一下便溅了出来。 溅到了金光瑶的小腹。 薛洋此时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迷迷糊糊的似是听到了一句:娘子。

薛洋实在撑不住了,迷迷糊糊的刚要失去意识,却突然被下身一个激灵。 金光瑶顶到了他的生殖腔。 薛洋一下子就慌了:“不行!那里不行!其他的随便你!”
金光瑶吻了吻薛洋的耳垂,宠溺道:“没事的。”
薛洋还是很慌,抓着金光瑶的背:“可是……”
“没有可是,相信我好吗,阿洋。”
薛洋哭了。
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他阿洋了。
薛洋点点头,算是默认。
金光瑶还是主动的吻上了薛洋的唇,好让他可以咬着自己的唇可以好受一些。 金光瑶慢慢挤开生殖腔,薛洋疼的连连后退,刚挤进去三分之一,薛洋便受不住的哭了起来:“他娘的孟瑶…!好疼!你出去!你、你快点出去!”
金光瑶看着着实有点心疼。全身上下青紫的欢爱痕迹,凌乱的马尾,散落一地的衣物,还有满脸是泪的薛洋。 他只是听说过破开地坤的生殖腔是会疼,但也没想到真的会把薛洋疼哭。
“再忍忍,阿洋是好孩子。”金光瑶安慰道。
“不、阿…阿洋不是好孩子…” 薛洋疼的没有说话的力气,只能嘴里不停的喊着金光瑶的名字。
金光瑶还在慢慢推进性器,见薛洋的情绪平稳了很多,金光瑶趁他一个不留神将性器全部推入。 “啊!”薛洋痛喊。
他很清楚,自己被标记了。 被金光瑶标记了。
生殖腔内壁的温热一下子裹住了性器,金光瑶调侃道:“阿洋里面真舒服。”
……操。没想到表面看起来彬彬有礼的仙督在床上说起骚话也无边无际。薛洋想着。
“啊!”金光瑶一记深入,把薛洋的心绪拉了回来。 “阿洋做这等事都不专心?” 话音刚落,金光瑶似惩罚一样在薛洋的身体里九深一浅,还每次都有进到最深。
“嗯…唔啊…孟、孟瑶…我受不住了…能不能换个姿势……再、再……”
“好啊。” 薛洋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金光瑶拉进了怀里,性器还留在自己体内,顶过生殖腔到达了最深处。
“不行…太深了…孟瑶…我肚子疼…”薛洋呜咽道。 可金光瑶身下的动作却没有停着,还是在薛洋体内横冲直撞。 没过片刻,薛洋便又射了。
而金光瑶在他体内待了这么久,都没见他射过一次。 薛洋觉得一点都不公平,再加上同感与爽感交杂,平日的流氓气质有显了出来:“仙督都在我这儿“温暖”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见你射啊,该不会是你?诶呀呀呀小矮子这么多年没看出来啊啧啧啧。”
金光瑶笑笑,顺势把薛洋翻了个个,变成后入的姿势。 薛洋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背后的金光瑶又开始快速的抽插。
“嗯啊、哈……你、你慢点儿……” 金光瑶不理,反而变本加厉的探向他胸前的两颗红豆。
“别…啊…”薛洋一颤,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
“原来这里才是阿洋的弱点吗,那我可要好好的照顾一下了。”
话音刚落,金光瑶便开始带有惩罚性的折磨薛洋胸前的两点,身下却也不停着。
前后的快感交集薛洋颤的连腿都跪不直。 金光瑶见到如此,也开始专心的操干起来。
薛洋甜腻的叫了两声,金光瑶知道,他这是又要来了,便再次堵住马眼。
薛洋还没开口,只听金光瑶道:“等我一起。”
大概在薛洋体内驰骋了几十下,金光瑶深入到生殖腔,一声低吼,射了出来。 在此同时也放开了堵着薛洋的手。
“啊……” 薛洋拔高呻吟一声。 他知道,金光瑶射进了生殖腔。 从今往后他就是完完全全属于金光瑶的了。
二人躺在床上,没有言语。 薛洋垂了垂眸,问道:“孟瑶,你好像,射进生殖腔了。”
“嗯。”
“我可能会怀孕。”
“嗯。”
“可是我…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为什么。”金光瑶的语气里杂着一丝怒气。
“因为你不可能永远陪着我啊。而且你们天乾还能标记很多地坤,不是么。”薛洋嘲笑。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做地坤的原因。只能被别人压在身下任其闯入生殖腔,然后怀孕,孕育后代。可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我还是想做那个义城的小混混,每天踢翻粥铺,吃很多很多糖……”
金光瑶突然坐起来,不由分说的吻上了薛洋。
这个吻小心而又真诚,轻轻的落在薛洋的唇上。薛洋垂眸,随即揽住金光瑶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才放开彼此。 金光瑶握住薛洋的手:“你啊,就是想得太多。我要了你,自认会对你负责。不知阿洋觉得仙督夫人这个身份可还满意?” 薛洋不可置信 :“仙、仙督夫人?!”
“是啊。”
“我的夫人。”

TBC.